這份痛也提醒著我不要傷害別人

「為什麼要欺負我?」這是我問了自己不下數百次的問題。


自從由其他同事口中得知上司在散播關於我的謠言,我就知道自己成為了上司的眼中釘,沒有人願意做的都會分給我,吃飯沒有同事敢坐在我身邊,上班不足兩星期的新同事也不禁問我:「為何會這樣?你需要幫忙嗎?」


從前我以為欺凌只會發生在學生時期,但原來成人沒有長大過。


每天上班都如行刑,身邊好像有十萬支弓箭靜候著我,只要一不小心就會粉身碎骨,工作間不安全的感覺成為了焦慮和抑鬱的溫床。嘗試過坦白談我的感受、嘗試過隱形地工作不引人注意、嘗試過努力配合,但也換不來一絲的安穩。即使心裡明知上司決意要把我杯葛,我仍笑面迎人,努力撐起眼睛,純熟地扮演那熱愛工作的我,不管心跳得太快、胸口太重。我已數不清是第幾個晚上,在夢中力竭聲嘶地求救,然後醒來會淚流滿面。壓力帶來的身體信號亦不斷增加,有時我會感謝身體塌下來,好讓我可以靜靜在家休息,發燒比冷言冷語輕鬆,胃痛也比被排斥好受。


每次看見任何跟工作相關的事物都會再把傷口翻起,血未停過地流,然後我發現傷口太深,即使離職後仍會隱約作痛。然後我又發現,傷口太深,痛得我有時不懂得如何再信任人。


這份痛也提醒著我不要傷害別人。


「辭職吧,我支持你。」


幾乎每一個朋友都感受到我的寸步難行,感受到我的暗啞無光,鼓勵我離開這被欺凌的關係。


「你很好,你要記住。他們不認識你。」


在幽谷中,朋友們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地提醒我的好,也體諒著我的痛,即使我已長期處於抑鬱和驚恐中,仍耐心地伴著我。


- 綠水

(插圖:Thia)

5 次瀏覽

© 2019 StoryTaler Hong Kong Co.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