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我們都痛,我們都在想盡辦法令自己不痛

家庭聚會於我而言是折磨,沒有人正視過家庭成員之間的糾結,有些人更從不會對視一眼,我不知道當中有多少是恨,有多少是愛。


那年新春聚會又來了,對於大家裝作若無其事,我的不安感在潛伏中。大家說東說西來捱時間,努力勉強地維繫一下,一位家庭成員從不作聲,長期擺著一副「拜託,吃完就快走」的姿態,這成員突然沒由沒來地說了一句:「別再說這個了。」

一下子神經被觸動,腦海湧現以往家中發生過的裂痕一大堆,一時間整個家庭的傷痛從胸口如泉湧出來,我說:「那你找東西說吧。」

「談小朋友吧。」他回應,聽得出來聲線有點顫抖。我差一點想離席但忍住了,我搖著頭,淚水流著。當成年人不懂面對自己的悲哀時,就轉移在小孩子身上,拼命地逃跑著。我放下筷子低著頭,空氣死掉了,大概我不應一下撕破這粉飾出來的太平。成年人努力找點話去說,他們無力得去問小朋友叉燒包是否好吃,也無力理會我的眼淚,除了一位長輩輕拍我肩膀,還有一個孩子想跟我說故事。


腦裡響起一首歌:

“The older I get the more that I see

My parents aren't heroes, they're just like me

And loving is hard, it doesn’t always work

You just try your best not to get hurt”


大概我們都痛,我們都在想盡辦法令自己不痛,但痛就是在這裡,沒有離開過,直至我們有勇氣去直視它。然而大家都盡力了。


(文、圖:綠水)

45 次瀏覽

© 2019 StoryTaler Hong Kong Co.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