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學會了從放聲嚎哭,到細細啜泣,至無聲落淚

你、抑鬱與眼淚。


抑鬱時人會哭,因為傷心欲絕。欲絕所指的不是絕望,而是終將止息的痛,有人說;眼淚終有一天會流乾,有人說;聽自己喜歡的歌能止住潸潸淚痕,有人說。你奇怪為何眼淚從未息止;痛怎麼常在;喜歡的歌反而能讓眼眶缺堤,你不知道,還不知道,有種病叫抑鬱症。


從小你是個愛哭鬼,不見了一枝筆你也哭、欠交了功課你也哭、看見高高在上的老師們指罵的模樣你也會哭。你討厭這麼愛哭的自己,所以也會學着指罵軟弱的自己,怎麼不能堅強一些。慢慢地,你學會了從放聲嚎哭,到細細啜泣;再從細細啜泣,至無聲落淚,因為社會不讓你呼叫,呼叫的人都是失敗者,無論心底有多痛。


此刻的你躺在床上,旁邊躺着另一個她。凌晨的街燈照進漆黑的睡房顯得特別明亮,直直打進你泛淚的瞳孔。眼淚毫無惻隱地繼續流淌空虛心房,填補你雙眼本應閉闔的缺。你想,如果放聲哭出來家人是否會醒來安慰你,摟住你,哄哄你。你問,何以自己要竭力噤聲不允許任何幫助,究竟獨自承受有甚麼意義。


為甚麼人要哭,你問,既然哭的本能被社會重重遏制為甚麼我們捨棄不了這個本能。没有人能回答你的問題,因為他們都只是沉默的受害者。那究竟是誰在打壓着我們的情感,你又問。


她翻了身又繼續酣眠,留下彷彿啞了的你繼續打壓着自己求救的慾望。


By admin Lui

0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