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工作有意義嗎?

晚上八時,學校走廊的燈都關掉了,我在漆黑的迴廊慢慢地走着,終於回到教員室,癱坐在冰冷的座位上,一陣倦意驟然而生。⠀

這一切都不意外吧?三時半只是學生的放學時間,老師何時下班還得看有沒有需要帶領課外活動、有沒有學生來傾訴心聲、有沒有積存的課業未改、有沒有明天的課未備……我只完成了首兩項,已經八時了,意味着今天又要與長夜搏鬥。⠀

肚子發出「咕——」聲控訴,但案上還有兩大疊未批改好的作業,我不禁自問:「這樣工作有意義嗎?」⠀

生而為人,能夠有意識去追尋「意義」也許是種福份,或許也是「人禽之辨」的其中一個關鍵。這種求問「意義」的傾向令人與動物相異——我們活着不單是為了食物,而是有更高層次的追求。這樣,談意義使人變得情操高尚,也更有動力去生活。⠀

「明天出糧了,笑一笑吧。」同事安慰我道,然後提起手袋離開。⠀

雖是出於好意的安慰,卻沒有使我感覺好受一些。我苦笑一聲,伴以唉聲道別這位同事。許多人認為,教師薪高糧準,在這艱難的市道,尚算一份優差。然而,君不見多少辛酸血淚,是「早已包括在你的薪金中」。除以工時,時薪也不特別值得自豪。再者,教學工作的意義能被薪金量化嗎?難道今年沒有加薪,我便會減少付出嗎?絕對不會呀!那麼,我工作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

因為疫情使學校停課,今年中六畢業生失去了畢業禮。校方為了讓中六同學可以好好道別母校,特地舉辦「重聚日」。當天下午,不少中六同學回校,給老師、同學在校服上簽名留念,又在校園各處留下倩影。我在旁邊默默地觀察着,心底也為他們高興,衷心向每一個來合照的同學說:「考DSE辛苦了,之後都要加油呀!」⠀

「阿sir,這是給你的禮物,謝謝你的教導和照顧。」一個女生走近我身邊說道。她的父親也在旁邊,輕輕地彎身鞠躬,我頓然受寵若驚。⠀

說實在的,從前在課堂內外我對這位小女生說過什麼、教過什麼,我已忘記了,只記得一次她因一時貪玩被罰後,跟她聊過一會,聆聽她的悔意與驚惶。沒想到她把一切都記住,寫在給我的心意卡上,既表達謝意,也勉勵我繼續努力。我恍然領會到,什麼是「物輕情意重」。⠀

下午六時,天色漸沉,人群也陸續散去,喧鬧的校園再次回復平靜。我癱坐在椅子上,回想心意卡上的謝辭,心中還是戚戚然。我再問自己:「我的工作有意義嗎?」⠀

也許,我們時常汲汲於找工作的意義,卻遺忘了在工作中找尋自己的意義。坦白說,教師有些工作的意義不大,只為滿足行政需要而已。想起那個小女生,我怎也沒料到自己出於好意的陪伴和聆聽,竟成了她的一點安慰、一點鼓勵。我彷佛領悟到,雖然有時候工作意義不大,但更重要是我在工作中找到自己——原來我最希望當一個聆聽者、安慰者。在營營役役的工作生活中,原來我可以在他人的生命中播下一點改變、種下慈心的種子,令孩子懂得感恩甚至送上勉勵。這就是我努力工作的意義。⠀

晚上八時,學校走廊的燈都關掉了,我在漆黑的迴廊慢慢地走着,離開學校。肚子發出「咕——」聲控訴,小腿的乳酸漸漸滲透,我恨不得坐上火箭立刻回家。我癱坐在「亡命」小巴的座位上,想起重聚日的每張臉,不禁油然而笑。雖然身體還是疲倦,心裡還是會有失望、灰心的時候。然而,看到種子發芽的樣子,這一切都值了。⠀

你試過被工作壓得透不過氣來嗎?你有因為工作的意義而迷惘嗎?願你記得,工作不代表你的全部。更願你也對自己多一點慈心,為工作賦予屬於自己的意義。⠀

(文 : 師仁 ; 圖 : 青檸)⠀

=====================⠀

師仁|一名有焦慮症經歷的九十後教師。⠀

相信人生可以有千百萬種可能,也相信教育是開啟多元人生的鑰匙。⠀

「仁」字當頭,但願師以仁愛,也願成為仁師。 ⠀

青檸|00後小小intern,喜歡當別人的肩膀與聆聽者,是一個比較容易快樂與滿足的人。人生閲歷不怎豐富,故事也許平淡,但很感恩和欣賞生活裏的一切,也同樣重視要讓每個人也有得到幸福的機會和權利。希望透過自己的插畫傳達意義,連繫起文字、情感與幻想,讓大眾懂得欣賞、理解和聆聽。⠀

2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