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然相信自己,相信復元人士係有能力工作

按醫生、社工同輔導員嘅指導下,我嘅情緒慢慢開始穩定落嚟。佢地評估過我嘅能力,而我一直都覺得坐响屋企咩都唔做,對病情無幫助,甚至會惡化同繼續胡思亂想⋯⋯所以我就決定嘗試出去搵工。


鈴鈴鈴⋯⋯收到電話有面試機會,就有多個機會可以工作。我懷住期待嘅心情去見工,一路面試時見到面試官都好滿意我嘅對答。最後佢問我有冇問題想問返佢。


「我⋯⋯我本身有情緒困擾,需要一個月最少請一日假去見醫生、社工。如果貴機構請我嘅話,可唔可以配合一下?我會繼續用知識同心力,盡力去做我嘅工作㗎!」


佢一聽到之後,面容立即變黑,好惡咁同我講:「你有精神病,憑咩可以勝任呢份工作?你能唔能夠擔保自己响工作時間唔發病,確保唔影響公司運作?」


當時我嚇親,細膽咁講:「我⋯⋯嗯⋯⋯每個人都總有自己嘅困擾,我都一樣。就算有困擾都唔等於做唔到野,你地都係一間鼓勵院友出去工作嘅機構,點解偏偏接受唔到員工响有情緒困擾下,仍然可以好好咁工作?」


我一次又一次去見工,一次又一次被僱主去批判患有精神病嘅人係無能力。我再度懷疑自己,係咪我做錯嘢?係咪我真係完全無能力?坦白同對方講我嘅需要有錯咩?點解呢個社會上有好多人患有唔同嘅病都可以返工、都可以有人請?而我就唔可以?係咪真係完全唔講自己嘅病先係最好?請咗我之後如果被老闆發現,都會用另一種眼光睇我時,我承受到同事嘅壓力咩?當我睇醫生請假,唔通要攞年假先可以覆診?


掙扎中,我選擇坦白咁面對自己,面對世界,只因我仍然相信自己,相信復元人士係有能力工作,係應該得到公平嘅待遇。


by Chocolate

5 次瀏覽

© 2019 StoryTaler Hong Kong Co. Limi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