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 StoryTaler Hong Kong Co. Limited.

  • StoryTaler 說書人

心理治療之常見問題

問:一個人能否同時見一個或以上的心理治療師或輔導師(非包括精神科醫生)或參與一種或以上的心理治療嗎?好處和壞處有什麼?

分享:如果單談心理治療,一般而言並不建議同時見兩個或以上的治療師,因為每個治療師的方向可能有所不同,而接受心理治療亦可能頗耗心力,如果見太多,對於服務使用者而言可能會較吃力,不論是時間、金錢或是反覆敍述相近的內容等。當然,我們也十分鼓勵服務使用者在治療初期,去比較一下、選擇一位合適自己的治療師。另外,精神科醫生提供的大多是藥物治療,而臨床心理學家或其他輔導專業是提供非藥物治療,不同的診斷需要的治療也可能不一樣,大多數都會建議藥物和非藥物治療一併使用。但強調一點,不一定是這樣,因為每一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彼此的需要和想選擇的方式也不一樣。即使有著同一個診斷,有些人會單靠藥物,有些人會單靠心理治療,有些人會兩者都不使用,所以,這是非常個人的。

如果可以的話,盡可能獲取充足的資料,去比較不同治療的好壞、方向,再去為自己作選擇,不明白的話就儘管提問,專業人士有責任去解答服務使用者的疑問;服務使用者有權去了解每一個治療選項,而非專業人士單方面決定,這樣才可讓雙方一同參與、共同決策一個合適的治療方向。


問:心理學家講咗D野令我好炆掙,想轉另一個心理學家,但又驚下一個都係咁...

分享:唔知你有無機會同心理學家講返呢個感受,如果你覺得合適既話可以同心理學家講,呢個其實係一個好好既機會畀你去了解自己多D、比心理學家去了解你多D,可能了解下點解果D說話會令你炆掙架呢?係因為心理學家忽略左一D野、抑或係反映緊自己既心理模式呢?炆掙呢個感覺又講緊D咩畀你知呢?可能你會有新既領悟,亦都可能令個治療關係更加緊密。响心理治療入面坦誠都好重要架,雖然好唔容易,不過你越坦誠,心理學家就可以更加準確咁了解你,從而同你一齊行一個真係適合你既方向。

心理治療既過程有唔同既感受都係好自然既,過程要磨合、治療關係有起跌都係好常見架。一個稱職既心理學家會提供一個安全既空間畀你,同你一齊探索呢D感受,一齊去明白你既需要,從而調整傾談既方向。

當然,如果你已經認為呢個心理學家唔適合你,都可以物色另一個心理學家,不過就要有心理準備要再重新講一次你既困擾,同埋都係要經過磨合既過程架!


問:被醫生診斷為焦慮症,但我把藥物全棄掉……因為我好怕會食一世藥,我認識不少情緒病人也停不到藥……。其實吃了藥、有輔導好像也康復不到……那為何要吃藥?我說服不到自己……

分享:你對食藥、見醫生抗拒是可以理解的,大概沒有很多人會喜歡吃藥,其實你已經走了第一步,很努力去找方法幫自己,要先給自己一個讚。

要找一個合適自己的方式跟這個狀況相處、共處,過程可能要找自己信任的專業人士,這一切都是毫不容易的,也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每個人也是獨特的,沒有人能說復元的時間需要多久,何謂「康復」也是很值得我們深思的。我們有成員曾因著抑鬱、創傷後壓力症被折磨好一段日子,在過程中透過合適自己的治療,得著幫助,現回到生活的日常。

路真的不易走啊,有些人認為藥物有效,有些人認為非藥物方法有效,希望你的專業人士可以按每你的需要,探索一條最合適你的路。希望你早日找到合適你的方式去面對你的困擾。

如果可以的話,盡可能把你的懷疑和擔心告訴服務提供者,服務提供者是有責任向你清晰地解釋每個選項的利弊,也可以向服務提供者查詢不同的選項,路可以有很多條的。


問:CP經常問你有咩感覺,真係有用嗎? 佢問我既時候我自己經常冇感覺

(註:CP=Clinical Psychologist 臨床心理學家)

分享:這個的確是臨床心理學家常常問的問題,然而每一次問都可以有不同的用意。老實說,我們不能代替你的臨床心理學家回答這問題,如果你覺得合適,可以親口問一問臨床心理學家呢!讓臨床心理學家親自為你解釋當中的用意,而我們則可以作比較概括的分享。

很多時候,心理治療是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包括思想、情緒、行為、身體感覺等等,而情緒是當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情緒有不同的作用,透過了解自己的情緒可以更認識自己是一個怎樣的人。然而,「沒有感覺」也可以是一種感覺,那就知道自己沒有感覺就可以了,也有可能是我們從小也很少接觸情緒,對情緒很陌生,可能不懂得形容,也有可能感受不到或認不出自己的情緒。有時重覆地問「你有咩感覺?」,也可以助我們對自己的狀態更覺察、更敏銳,從而更懂得如何回應當下的情況。


問:當心理治療開始後,怎樣才知道哪位輔導員/心理學家適合我?

分享:這大概是其中一個史上最難答的問題,我們會試著分享。

首先,我們可以先了解該位輔導員/心理學家的培訓,確保對方是有足夠的訓練去提供服務,以及有嚴格的專業操守,讓服務使用者清楚自己的權利,在治療過程予以尊重,讓服務使用者建立平等的關係,為服務使用者提供充夠的資訊,然後跟服務使用者一起開放地探討治療的各個決定。

另外,這確實是一個摸索的過程,也就是俗稱人夾人。人就是這樣的多樣,輔導員/心理學家都是人,也可能會有某些限制,以致未能與你連結起來。不論你感到疑惑、不確定,我們也鼓勵你在你感到安全的情況下坦白你的感受或疑惑,這樣輔導員/心理學家才可以針對你的情況作出回應,可能會嘗試解釋清楚或調節治療方向。

最後,復元是一個自主的過程,服務使用者毋需完全服從服務提供者,意見亦未必完全適合服務使用者,因此,我們非常鼓勵服務使用者表達自己的想法,如有疑問也可以積極提出,跟服務提供者開放地討論,共同決定(而非單方面決定)治療方向。

41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