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回「做自己」的勇氣

提到夢想,大家想到的可能會是一份職業、過怎樣的生活...可是,這幾年間我的夢想,就只是想每天於職場上,能擁有「做自己」的那份勇氣。⠀

大概八年前,極度熱愛工作的我,漸漸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 一想到工作,頭總是很痛,吃不下東西、無故哭泣… 但由於工作總是沒完沒了,我唯有在焦慮及抑鬱情緒當中繼續衝。到了一個負荷不了的程度,需要開始約見心理輔導。⠀

後來,我才知道自己很介意別人的評價。我選擇成為工作狂,原來是想得到他人的肯定;我不敢停下來,不是因為覺得「件事冇咗我會唔得」,而是因為「怕自己失去價值,怕別人的眼光」。這個發現,令我因明了自己更多而感到欣慰,但也令我進入另一個焦慮。⠀

我一方面明白到,只要自己願意接受別人的批評便可以了,但另一方面就在氣餒:怎可能做到!上班途中想著,希望回到公司能自然地說出自己準備已久的建議,但進入會議室便焦慮得很,心跳得很厲害,腦袋空空、舌頭打結,最後又被老闆批評得體無完膚,「你都係冇用㗎喇!」這聲音不斷在腦中響起。⠀

我開始不相信自己可以做回自己,我甚至認為自己整個人生都只能活在別人的評論之下。但是,由於情緒持續不穩的情況比之前更甚,像在告訴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因此我認真地問自己:是否要那這樣就過一輩子?假設60歲退休,我還有廿多年去「捱」!難道只有「捱」嗎?那時常常思考這難題,因為真的不想這樣就一輩子,加上經過了心理輔導的治療及教會生活的轉化,慢慢的,我決定真的要為自己再多作一點付出和改變,就算是在停不了的焦慮當中,也要一點一滴的以行動去令自己不再介意別人的眼光,我才算真正努力過。⠀

例如,我開始在假日拒絕接聽工作的電話、開始告訴同事6時半我就要下班、開始在預視到別人會批評我時,先跟自己說「你已做得很好」…… 起初擔心得要命, 掙扎萬分,生怕世界會因此塌下來。可幸是約半年後,我慢慢體會到自己是可以有「話事權」的。兩年前的一次日本之旅,那次偏偏又是放假時才發生突發事情,可是,那時我已沒從前那麼容易焦慮,心雖仍在忐忑,但我理智上能回覆客人:「對不起我在大假中,有什麼事請你找……」,這是我這十多年來首次體會到,自己能真正放下電話、工作 —— 能放下以別的東西去定義自己。這是我夢想中的一種生活態度,我要堅守下去。⠀

雖然,我仍會擔心其他人對我的想法,但至少,現在每天我也有信心跟自己說:盡力「做回自己」就可以了。就算別人又再批評你是如何如何,告訴自己那已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我已尋回原是屬於自己的主權。⠀

(文 : 小綠 ; 圖 : 青檸)

=====================⠀

小綠|營營役役的管理層,看似風光,但內心虛空。曾因工作壓力經歷了焦慮及抑鬱症近8年,不懂照顧自己,還給自己更多標籤。2017年開始接受治療,慢慢走出陰霾,現已懂得放工、放假、放下。希望以自身經歷,去推廣精神健康於職場的重要性。⠀

青檸|00後小小intern,喜歡當別人的肩膀與聆聽者,是一個比較容易快樂與滿足的人。人生閲歷不怎豐富,故事也許平淡,但很感恩和欣賞生活裏的一切,也同樣重視要讓每個人也有得到幸福的機會和權利。希望透過自己的插畫傳達意義,連繫起文字、情感與幻想,讓大眾懂得欣賞、理解和聆聽。⠀

2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