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把那女生湛藍的房間染成彩色那會有多好

⠀對你來說,戴上日日更新的口罩,穿着始終如一的白袍,是每天的例行工作。⠀

特別對於在大學保健處上班的你來說,醫生這個職業,不是無分國界地救濟各處受苦受難的人,也不是爭分奪秒搶救着病人微弱的生命。在屬於你的小小工作室中有的是素白的牆和單調的人,每天來來去去的學生不是感冒,就是為了能偷一天悠閒而來討病假單。生命的節奏在這裏是單一没有和音的B♭, 以怪異的音調在沉靜的空氣中一直無限延伸。坦白地說,你感覺自己是一個負責發送病假單的機器,是別人這樣待你,還是後來你也開始這樣看待自己。⠀

日復一日,每一天都是前一天的延續。新的一天是如此讓人興奮,同樣的事、重複的物,B♭這個音色一直在你耳邊,像是心電圖上死寂的橫線。⠀

可是偶爾,這條已死的線偶爾也會有起落,劃出脈摶的軌道。⠀

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與其他女生無異,簡單地穿了一件灰藍色的長袖衣服,外面套一件連帽灰色外套。你略略掃視了她一下,發覺她的衣著,例如她那磨蝕得快要露趾,看起來像走過很多路的牛仔布鞋,與她那惟一不被口罩遮擋的雙眼一樣,隱隱透露着鬱意。⠀

你把視線收回,看着屬於她的病歷,上面幾乎是空白的。⠀

你問她為甚麼會來,心中盤算答案大概離不開傷風感冒喉嚨痛胃疼,大學生常有的熬夜引起的症狀。她卻没有立馬回答。她看着你的雙眼,眼神有點遊移。應該怎麼說起呢?她認真地思索着。⠀

我有偏頭痛。她輕輕敲着自己的腦袋,又把雙手伸了出來:還有,我的手會抖。⠀

之前有没有吃過甚麼藥?⠀

抗抑鬱藥。⠀

看誰開的?他有說你甚麼事嗎?⠀

精神科醫生。焦慮症和抑鬱症。⠀

你想再去見精神科醫生?⠀

不見可不可以?⠀

為甚麼不想見精神科醫生,你問。不見醫生可以怎麼做,你再問。你不明白她究竟在害怕甚麼,明明走過的路發現有效為何不再用同一方法,你又問。她没有回答你的是,在走這條路的途中她的人生究竟顛倒脫軌到甚麼程度,書本上所寫的副作用在人體上呈現時到底能影響多深,每次不知道怎麼跟別人解釋去看甚麼醫生要吃甚麼藥時那心理壓力究竟有多大。這些她都没有說,只是苦笑着跟你說,手抖得都不能吃飯了,那該怎麼辦。⠀

你還是讓她去看精神科醫生,因為這是你熟知的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你身體稍為傾前,雙手合十,仔細地看着這女生那藏着憂鬱的雙眼。⠀

這不是單純想要拿張病假單好可以偷懶的女生,這是在無計所施的情況之下無法不求救的女生。你想要知道困擾着她的是甚麼事情,也想要告訴她過去了以後回頭看,脆弱的生命其實既無風雨也無晴。她告訴你她知道,可是在那一瞬間生命就被凝固在那痛苦中,無法掙脫。⠀

那一天,素白的牆上被淺淺地染上了一絲的藍,B♭的音調好像也摻雜了一些和弦。如果能把那女生湛藍的房間染成彩色那會有多好,可是你能做的卻如此的少。⠀

By admin Lui⠀


13 次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