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盼望能把家人的目光稍稍的轉移過來,看看我,一點點就好

“And when we leave, our dear old school. These memories we'll recall!”⠀

這陣子在上班途中的補眠時間,一合上眼,腦海總會浮起這句中學的校歌。⠀

對已在職場打滾了數年的我而言,中學生活總是久遠而美好的,那些青澀的少女心事、還有那些日復日的疲累、上課下課做功課溫習測驗考試的無盡地獄。⠀

回想起那個仍然是初中生的我,每天總是能量滿溢地享受著中學生活的每分每秒。⠀

那段時間,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精力,哪怕經常要通宵達旦溫習,卻會有種甜絲絲的滿足感。小睡片刻後,又能衝勁滿滿地上學去。⠀

回到當下,拖著這具沉重莫名的軀殼,我不禁想著,到底從何時開始,我的人生變得如此失序、喪失目標地如行屍走肉般呢?⠀

也許是中三選科後,那叫我一蹶不振的挫敗吧。⠀

我從小便被人稱讚是個乖巧的孩子,但其實我不太喜歡此稱號,我心底裡知道,這只是沒有靈魂的盲從,不是打從心裡的聽話。⠀

生活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實在是萬般疲倦,看著哥哥總得到父母長輩的重視與關愛,我不斷期盼能從哥哥身上奪回一點點家人的關注。⠀

於是,我便竭盡一切去回應家人的需求:從小主動起床梳洗、不主動向爸媽提出要求、永遠自己處理自己的功課和學業上的事情、遵從家人的期望去入讀哪間小學哪間中學,哪怕他們期望我考進的是區內數一數二的名校⋯⋯這所有的一切,其實只是盼望能把家人的目光從我哥哥身上,稍稍的轉移過來,看看我、稱讚我,一點點就好。⠀

我知道,只要我表現乖巧、讀書成績優異,家人便會稱讚我,我也不再是那個不屬於任何地方、卑微且毫無存在感的女兒。⠀

這樣其實很累,畢竟我只是個資質平平的凡人,往往要花上比常人多數倍的努力才能達到家人「還可以」的期望。⠀

經過每夜淚流披面地溫習和犧牲休息時間的不斷努力,我終於在中三選科試考上了心儀的班別,為的只是我爸爸說的那句:「做會計師好呀,讀會計啱呀。」⠀

然而,現實比想像的還要殘酷數千數萬倍。⠀

因為會計需要處理極多數字與複雜概念,不論我花多少時間、多麼努力地讀書、做補充練習、問朋友、上網看相關資訊,我的成績和身心狀態都在不合格的崩潰邊緣。⠀

每天的任務,就是叫自己堅持,讀不懂也要繼續讀、支持不住也要用僅餘的力量迫自己站起來。⠀

那時候的我,縱使清楚知道這科目與我已成了「走在平行線的兩人」,各走各路、永無交疊的一刻;但是,我心中仍然響起爸爸的那句:「做會計師好呀,讀會計啱呀。」⠀

最後,我仍然是爸爸眼中的乖女兒,堅持著完成了公開試。⠀

但我的心像是滿佈孔洞的陶笛,體無完膚;風輕輕一吹,整個人便會疼痛不堪,緊握著破碎的身軀,漫無目的地一拐一拐的移動著。⠀

(文 : 紫陽 ; 圖 : 青檸)⠀

======================⠀

紫陽|九十後女生,有著解離性身分障礙經歷,享受寧靜,喜歡文字,獨愛紫陽花。在當今醫療體系中不斷碰壁,從中卻也能感受到珍貴而溫暖的陪伴與支援。⠀

患病前後一直在努力追夢,盼能為身邊人帶來幸福的改變。⠀

青檸|00後小小intern,喜歡當別人的肩膀與聆聽者,是一個比較容易快樂與滿足的人。人生閲歷不怎豐富,故事也許平淡,但很感恩和欣賞生活裏的一切,也同樣重視要讓每個人也有得到幸福的機會和權利。希望透過自己的插畫傳達意義,連繫起文字、情感與幻想,讓大眾懂得欣賞、理解和聆聽。⠀

15 次瀏覽